科学提高地拍武术片

《武侠》:你究竟是啥子武侠
“刘金喜,你究竟是啥子人!”
“武侠,你究竟是啥子武侠”!

片名:究竟有没有侠?
       看完电影,很容易觉得[武侠]的片名有些大而无当,因为讲的虽然还是过去退隐江湖而不得的故事,但我们看惯了八九十年代那些家国情仇、仗义为民的武侠电影,再看[武侠]就不得不问:你究竟“侠”在哪里?
       甄子丹饰演的刘金喜由始至终的打,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你可以说他是为了救村民性命才杀那两个强盗,同时他又何尝不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这仅仅是一部动作片,而不是徐克那种快意江湖的侠客片。陈可辛表示自己想用的名字是[功夫],可惜早被周星驰“抢注”了。实际上[功夫]何尝不也是个过于空泛的片名,不过倒也贴切——[功夫]里的主角就是功夫。但[武侠]的主角不是武侠,所以说它有点空了。如果要硬性去解读,倒可以说是“金城武的侠”,因为最终他牺牲了自己成全了甄子丹。
       当然,陈可辛对动作片进行探索的求变精神是值得肯定的,自[卧虎藏龙]以来,各种以大片的形式包装的古装片不可谓不多,但真正能称得上武侠片的,又有几部?[武侠]虽然无法比拟[卧虎藏龙]那样的开天辟地,却也颇见新鲜之处,光是故事背景设在民国初年,就已经不落窠臼,此外它与手工造纸、成人礼等中国传统文化的混搭,都可见导演的别出心裁。而通过微观和科学的角度,用Discovery纪录片式的方式来呈现一个武侠世界,无论成败,都是前无古人的创新之举。这种求新求变的精神是值得鼓励的,因为每一个时代的武侠风格本身都在变,现在回头看六七十年代的功夫片,已经不可避免地觉得节奏慢,而[卧虎藏龙]刚出来的时候也是因为风格创新不被接受,如今再看已成经典。[武侠]的创新也可能要经历类似的接受过程。

太阳2娱乐,这是一个群体性怀旧集中爆发的年代,一个叫“你最想生活的年代”的帖子,就可以流行很多年。

正如刘金喜的牛住在楼上吃草给人的新鲜感一样,陈可辛的《武侠》也为中国传统武侠功夫片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提供了别致的诠释样本。
陈可辛是我非常喜爱的导演,也是一个非常靠谱的导演。他的片子总能找到商业和艺术的最佳结合点,这些都缘于陈可辛的精于算计。“精于算计”这词儿用在陈可辛的身上可不是贬义,他是把自己想做的事和这个世界的主流价值观,做出最佳的评估和结合。花钱买票到电影院看他的电影会有很好的视听情境高潮体验,不会觉得自己的钱花得冤枉。而这次以“AB版”罗生门为基础,详解何为“微观武侠、科学武侠、医学武侠”的电影《武侠》未上映就让人对此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武侠》的剧情很简易,一个隐退的江湖大佬想过安生日子而不得,再次被迫卷入血雨腥风之中。相比于《投名状》故事大纲改编自清末四大奇案之一的刺马案,《武侠》的剧本就显得单薄而流俗。但《武侠》的取胜之道不在剧本,这点导演陈可辛就说过 “以前拍电影,都是故事先行,但唯独这次,是理念先行。”与之前相比较,此次《武侠》的创作过程完全是本末倒置。“先有风格,之后再去找内容来服务于这个风格。”较之于2010年《剑雨》的武侠生活化,陈可辛将武侠成功变招为“武侠科学化”。
说到武侠科学化,其实,这又是一部既科学又玄乎的电影。
讲科学,这是一场融“人体经脉”、“医学推理”、“实用物理”和“犯罪心理学”学科的盛宴。穴道,针灸,仅是鱼膘作为避-孕工具便在网络上引发一时热议话题。
讲玄乎,中医针灸治病不奇怪,但在片中金城武竟然还自己为自己针灸来医治自己“太有爱心”的性格缺陷的情节实在太离奇,太诡异。还包括假意从半空跌落瀑布实质利用力学减轻重量的轻功。片尾的天雷滚滚雷死人的场景不仅仅雷死了72地煞大当家,而且雷翻了很多观众。物理学家告诉我们“细针不易引雷电”,可见,针灸引雷的结局安排显得过于草率。
半科学半玄乎也许正是中华武侠的内核。对于此,无论是看武侠书的读者还是看武侠片的观众都不会太较真,也都乐于接受而且愿意相信这些不合常理,似是而非的东西。也正因为如此,推广功夫风靡全球,但是推广中医却遭受抵制。
两场打斗,皆使用慢镜来表现拳脚的力度与杀伤力,借频繁的镜头转换与快速剪辑表现动作的凶狠与迅猛,风生水起,拳拳到肉,音效极佳,给人身临其境的现场感。
如《投名状》,这又是一部三个男人的戏,高潮爆发戏仍旧在雨中。女性角色也再次沦为补白。
“古装版名侦探柯南大叔”金城武一生都在叩问“法与人情”,最后不惜以身殉法。就如同通过《神探狄仁杰》把握唐朝司法制度,在电影给人视觉享受之外,引发并启迪观者对于人文、社会的思考,这是本片的可贵之处,增加了电影的厚度。
汤唯在片中害怕丈夫离家不归而从开始的“回来吃饭”变至最后的“今晚见”,这是一个光明的尾巴。有这样的老婆,哪里找。不回来,天地之大我又能去哪里。
2011-7-15

动作:科学在哪里?
       电影最大的卖点是“微观的功夫”和“科学的武侠”。光是片头,就已经学足《豪斯医生》以人体内的微细胞画面来呈现,电影中也时常加插这样的电脑动画解说,使得观众如同穿越到看美剧一般。但它又不是照搬美剧那种动画,在涉及到人体经络的时候,使用的是中国式的手绘图,也算是一种“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了。除了动画解说,另一种“科学”的方式是用超慢的画面来解构打斗中的动作,这个方法主要运用在徐百九分析刘金喜杀人的一幕,通过这样的慢镜头回放,的确会给人恍然大悟之感,算是本片的一大创举。
       但电影通过金城武的旁白附加给一些情节的所谓“科学解释”,就实在是叠床架屋,显得过于牵强。例如在甄子丹跌下桥落到树枝的一幕,他竟然从风向、角度、密度、重力加速度等非常学术的角度去解释,一下子又给人穿越到了美式侦探剧之感。所以说,“微观”的武侠在视觉上是值得肯定的,但“科学”的武侠就算了吧,本来中国人创造出武侠这个东西就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如此硬套科学,就煞风景了。而且影片中的科学解释都是借徐百九之口说出来的,偏偏徐百九又是个有精神分裂的人,数度化身出两个金城武在对话。所以前面他分析说刘金喜连蚊虫都不敢飞近必定是个武功高手,但后面拿镰刀去砍他验证却马上就砍出血,因此所谓的蚊虫不能近身的画面也许只是他的臆想而已。陈可辛的科学武侠还是留有余地的。
       不过影片的最后倒是科学大显神通,仿佛拥有金刚不败之躯的王羽,最终竟然被钢针导下的雷电劈死了,从而挽救了主角一家。这一幕仿佛在遥相呼应当年徐克的[东方不败],东方不败说的是“你有科学?我有神功!”而[武侠]没有说出口的则是“科学还是第一杀伤力”。

习惯了厚古薄今的人们,梦回了汉唐,思念过了两宋,近几年对民国的怀念又与日俱增。于是,在这样的社会,当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到处诉说你那满怀真诚的往昔追忆,就会有人信。

笑点:乐到还是雷到?
       在[武侠]之前上映的[财神客栈]打出口号说“从[让子弹飞]之后你有多久没笑过了?”[财神客栈]能否让你笑我不知道,但[武侠]却是直追[让子弹飞]的一部充满了各种欢乐的电影,而最欢乐的,要数金城武君。
       金城武的一口四川话再次印证方言在中国电影里的喜剧威力,各种“啥子”出现的时候,观众都忍不住爆笑,要知道这个以前可是一会儿粤语一会儿日语的混血大帅哥啊。同时由于他是个有点偏执的“神探”,为了破案无所不用其极,例如紧盯着甄子丹观察他的反应,在人家家里作客吃饭的时候也不断地盘问对方,当甄子丹提醒他不早了之后又不客气地说“我睡楼上”,更跑到人家夫妇的床边盯着看他睡觉……种种怪异行为不一而足,痴迷破案却不懂生活礼仪,可爱耿直仿佛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的“谢耳朵”。
       除了金城武贡献的笑料,片中还有许多古怪好玩的地方,譬如一开始,汤唯就边洗鱼鳔边跟丈夫甄子丹商量避孕的事情,如此古法避孕套,在现代人看来实在太欢乐了。而片中村寨里的村民们,每逢要表达对金城武的不欢迎,就齐齐站出来对着他唱山歌,如此充满西南风味的情节,在一部动作片里不免显得突兀,因此也每每引人发笑。但淳朴的村民一脸认真地唱出来,又确实能感受到那份真挚,所以除了金城武的方言,四川风情的背景着实为电影加分不少,片中甄子丹的家里是把牛养在二楼的,这种地方特色跟方言一样,往往有着意想不到的幽默感,一出现就令人捧腹,虽然导演本身并不是刻意要搞笑。
       不过最欢乐的还是要数片尾的大反派王羽被雷劈,两个男主角苦战不止,就是拿老头子的金钟罩没办法,没想到他却一下子就被雷劈死了,这样的情节真可谓是“天雷滚滚”,但那么坏那么强大的反派一下子被干掉,观众的心中无不充满了欣喜,所以也就掌声雷动,真是又雷人又欢乐,原来有些雷也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它劈的是坏人。

比如你这次拍个武侠片,起个叫《武侠》的片名,你叫来王羽啊惠英红啊的,你让男主角理一个邵氏张彻开创的“留辫不剃头”的发型,你再让男主角随随便便砍掉一只手臂,你再来了个《武侠告白书》,那份武侠的情怀,自然也会有人信。

Cult:独臂刀与虐小孩
       相信陈可辛小时候是超爱[独臂刀]的,不然他也不会请王羽出山,然后让甄子丹也自断手臂跟他大战三百回合,两代独臂刀王的对决,任何从六七十年代的血浆电影里走过来的影迷,都会看得血脉贲张的啊。
       陈可辛虽然也是拍文艺片出身,但他跟李安不一样,他的[武侠]包含太多Cult的元素了。光是用慢镜头来展现被打飞的牙齿、被削掉的耳朵,已经足以列入“儿童不宜”的级别。后面的金城武用针灸插入胸口的自虐,惠英红被群牛践踏,也只是略为升级。到得甄子丹突然手起刀落自断左臂,Cult的气质才刚刚开始。王羽大神一亮相就气场十足,恍如[哈利波特]里的伏地魔现身。金钟罩神功的刀枪不入,若非功夫片的朝拜影迷也难拍得出来。最最叫人不忍卒看的,是王羽手抱孙儿,前头还在唱儿歌,转眼就手抓筷子夹着东西使劲往小朋友的嘴里塞,小孩惊得哇哇大叫。以上的这些画面,观众还是早做心理准备才好。
       其实陈可辛在[投名状]时已经开始大玩血腥暴力,除了兄弟相残的打斗,他还十分认真细致地拍了金城武被凌迟处死的场面,只是最终被删掉了,想必是上次没能尽兴,这次索性玩个够。
       Cult还表现在对老武侠片的沉迷里,除了大张旗鼓致敬的[独臂刀],请来惠英红与甄子丹在屋顶上飞跃追逐,又何尝不是对武侠片的缅怀和提升。惠英红也是拍邵氏的功夫片出身,比之王羽晚了一辈,但也是响当当的一代打女,近年她已经少拍功夫片,如今在[武侠]里与甄子丹对战双刀未老,其意义堪比当年的“金燕子”郑佩佩在[卧虎藏龙]里重出江湖,都是一代女打星,现在演反派都同样打得精彩。去年的[打擂台]是以喜剧的形式把一群功夫片老演员重新推上擂台,赢得了满堂彩。这次[武侠]则是以真刀真枪的形式把两位老将推向前台,让他们接受我们的致敬,让我们再度唤醒对功夫片的热爱。

好在你没有像《功夫之王》说是给中国的一封情书、后来《功夫熊猫2》也是给中国的一封情书、而后《雪花秘扇》也是给中国写的情书一样,说这是给武侠和邵氏的一封情书,你有情怀,但表达得不让人厌烦。

情感:回归家庭人性
       陈可辛拍爱情片喜欢讲三角关系,如[甜蜜蜜]、[双城故事]、[如果·爱]都是,这次不是爱情片,但也有甄子丹和汤唯的一见钟情,也有三角关系,不过是汤唯的前夫早就跑掉了,只留下阴影给汤唯时刻担心甄子丹也有朝一日会跑掉。电影一开始熟睡的汤唯死死抓住丈夫的衣角,就知道陈可辛拍爱情的功力之深,只不过这次他主要是拍亲情。
       刘金喜清贫之家的浓浓温情,恰与他父母对他的赶尽杀绝形成鲜明对比,也恰是他苦心隐姓埋名的有力依据。在表现这个农民家庭的温馨方面,两个可爱的小演员功不可没,片中有一场戏是哥哥要求母亲汤唯再生个小弟弟,好把现在这个淘气的弟弟换掉,弟弟则急得直喊“不许换不许换”,叫人怜爱不已。而甄子丹身为大儿子的继父,也将他视如己出,一场淳淳古风的成人礼,足以表达他们对孩子的爱。相比之下,身为甄子丹父亲的王羽,却只将儿子当作杀人机器,一得知他的下落,就派他的继母惠英红前去追杀,失败后更亲自动手。俗话都说“虎毒不食子”,这个大魔王不但要杀自己的儿子,甚至连几岁的孙儿也要杀掉,已经与禽兽无异,这种背离伦常的杀戮,陈可辛在[投名状]也探讨过,不过那次是兄弟相残的不忠不义,这次则更加升级成父子相残的无父无子,矛盾冲突更让人揪心。
       如果电影最后是甄子丹亲手杀死王羽,不免背上了弑父的污名,无论如何都是不可取的,虽然也有如张艺谋在[满城尽带黄金甲]里念念不忘弑父情结,但恶父终归是父,把他交给天来收才是最好的方式,雷劈的设置其实是对天理人伦回归正常的渴望。就像金城武这个角色,因为一次心软情大于法,铸成大错,从此就只认法不认人,便是岳父违法也亲自揭发,弄得爱妻离弃孤苦伶仃。但在经过刘金喜一案后,他认清了情与法并非水火不容,并舍身去救一直想绳之以法的刘金喜,这也是另一种人性的回归,他不愧是“朝闻道夕死可矣”,也算功德圆满。

所以当你在云南腾冲一个横拉的广角镜头展示那片迷人的原野,你让甄子丹头顶斗笠一身皂衣走在沉寂的深山里去上工,再来几个工地和田间的写实镜头,再想到你“改变武侠”的碎碎念,脑子里会出现超现实的憧憬——这不是我们梦寐以求的藤泽系时代剧么?

角色:金城武最颠覆
       电影中戏份最多的要数金城武,虽然他不会打,但文戏全部交足功课,把一个落魄却沉迷罪案的书生巡捕徐百九演得活灵活现,让人又爱又恨。爱他是因为他真的很可爱,痴迷法理破案落到妻子离弃不肯原谅的田地,叫人心生怜爱。恨他是因为他过于偏执法律,不容人情通融,几乎累得刘金喜家破人亡。而且他胡子拉碴的,加上有点神经兮兮,可以说是金城武近年最颠覆的角色。徐百九患有精神分裂,不时化出两个分身来对话,尤其是最后临死的一幕,已经有几分[神探]的神采。
       从[如果·爱]、[投名状]到[武侠],同样的主角只有金城武,可见陈可辛有多“爱”这个帅哥。我想陈可辛是喜欢金城武身上那种对爱的歇斯底里,[如果·爱]里是对爱情的歇斯底里,[投名状]是对兄弟的歇斯底里,[武侠]则是对真相的歇斯底里。正是这张单纯却偏执的完美面孔,能让走到极致的情感和行为拥有足够的说服力。
       甄子丹和汤唯也有上佳的表现,对比其他角色,他们算是生活中的正常人,在一部武侠片里演出那份烟火味,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还好结尾的一句“晚上早点回来”,仿佛一切又回到了故事的开始,哪怕发生过再多的变故,也阻挡不了他们过平凡日子的决心。凭这个与[甜蜜蜜]一样巧妙的首尾呼应,就知道陈可辛的形式再变,他的情怀也在。

这时候,你就要进入正题了,而那些关于那份武侠的情怀和改变武侠的憧憬,也就此打住了。

【环球首映】

武侠,因谁而改变

影片采取了金城武的视角,用意就是从这个侦探角色的视角来发现武侠,所谓“微观武侠”、“科学武侠”和“医学武侠”,这是你拍这部电影最初的灵感:用科学的方法来解释功夫。金城武很好地完成了角色,他略显蹩脚的四川话并未削弱这个角色的力度,反而有助于这个有些一根筋得神经质的侦探角色的刻画。用金城武的视角来重新诠释甄子丹,这是在甄子丹已经在电影消费领域审美疲劳之际,很聪明的一个做法。但你太急切地表达自己当初找到创作灵感时的兴奋了,侦探徐百九发现了“一个手无寸铁的造纸工人”打死一个“习武多年的闫东生”的可疑之处后,你兴奋得直接忘了这是拍电影了吧,影片的叙事手段直接从金城武的视角转变成了金城武老师上课,经络、穴位、力学、化学、生物学,加上中西医结合,当你得意洋洋地用特技展示闫东生受力时的微观效果,这已经和武侠电影追求的视觉奇观没有关系了,这只沦为一种刻意的卖弄。而这种卖弄,是一种对电影技法的直接忽视,也直接将开头几分钟营造的含蓄、质朴而诗意的气质打得面目全非。

在“微观武侠”一段,你为了直接表现一种概念和奇观,直接削弱了角色反差和戏剧化,甚至既然时代背景设置在1917年新旧时代交替时的时代冲突,比如武术的神秘背后是一套中国传统的人体、力学和哲学的理念,如果将徐百九角色设定成了一个留学西洋归来,试图以西方物理学和医学来探秘武侠,后来与刘金喜所恪守的中国传统医学和武学理念冲突,是不是更有助于阐述武之神秘?你让金城武老师知道的太多了,因此放弃了根本的戏剧冲突,那些纯粹纸上谈兵的概念也仅仅是看图说话地表现出来,到底是所为何来呢?

一棵名叫情怀的摇钱树

当你把本该在“微观武侠”阶段的冲突尽量弱化成了一段段的看图说话,那就给后面的故事核心和高潮积累了更多的压力。可当刘金喜这个造纸工人的真实身份被揭开之后,影片迅速从探索发现转向“邵氏出品”的武打片,也着实让人吃惊非小。你一再说王羽,就是武侠的源头,这不能不让当初一样被《独臂刀》激起满腔豪情的同好心有戚戚。王羽在片中这个七十二地煞教主的角色,算是一种致敬,但影片越到后面格局越小,小到了成了一个家庭矛盾和代沟问题,纵然观众想把王羽往《教父》和《现代启示录》里的白兰度身上靠,但在角色的深度上显然不对称,还是让人就此作罢。你太精于算计了,以至于被有媒体成为电影精算师,这里王羽的角色与甄子丹角色,一对义父子的矛盾,根本没有必要用一场毫无新意的打戏来交代结尾,你貌似要圆自己的一个梦,要让两代独臂刀对决,打来打去打得索然无味,自己也撑不下去了,只好以雷劈救场,如果这是黔驴技穷,那何必自讨没趣呢?

但你觉得市场需要,需要这样一场打戏,在唐龙和徐百九的冲突简单弱化了之后,必然要有一个恶斗的场面来满足观众,用《投名状》里陆大山的台词说,你“太需要一场胜利了”,所以你在情怀下面,从不放弃任何一个投机的机会。甚至让甄子丹断臂的时候,也只断左臂,他是右臂用刀的嘛,能想象你当初冒出在这里让主角断臂的想法时的兴奋,独臂刀啊。

你除了对邵氏念念不忘,你对《水浒传》好像也有些念想,《投名状》里结义一段“纳投名状,结兄弟义”一段词有八成来自《水浒传》,这里的黑暗社团名字也叫“七十二地煞”,在续集的甄子丹版《独臂刀》里面,会不会有三十六天罡出现?

武与侠,撑不起的悖论

其实影片原名叫《同谋者》,片中刘金喜与徐百九的一段对话呼应了这个片名,就是关于“一人杀人,众生都犯罪,他人都是同谋者”的一段论述,金城武老师实在太渊博了,在讲述了一大段科学道理之后,还能以如此深刻的佛学哲理来拔高影片的立意。可问题在于,刘金喜之前的身份——杀手唐龙在行凶之时,陈可辛老师你并没有对促成唐龙杀人狂魔的社会因素、唐龙杀人前后的社会反应着过墨,他生在杀戮之家,充其量也是个家庭教育问题啊,香港电影甚至华语电影在表达一种价值观之时的吃力,在你这里又显露出来了,可你曾是是对这些借人物之口讲道理挺惜墨如金的啊。

如果影片起名《武侠》只是一个噱头也就算了,可你口口声声要“微观武侠”、“科学武侠”、“医学武侠”,还要“《武侠》改变武侠”,其实你说的“武侠”二字不如换成“武打”,因为这一切跟侠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唐龙的“只想做个好人”是杀戮之后的负罪感和对安宁生活的向往,他打死两个悍匪时内心挣扎而矛盾,这里隐约有一个“侠以武犯禁”的主题,但导演你只不过将这段作为探究刘金喜真实身份的一个由头而已,最后的主题,依然是唐龙“只想做个好人”,他的态度是放下,是归隐,是对平实而细腻的生活的渴望,只有隐者的逍遥之意,并无侠者的拯救之心。

当武侠功夫片盛行的时候,每个人拍个武打片,都要号称是正宗武侠,每一个从来没有拍过武侠片的人,都要表示一下“武侠是每个男人的梦想”类似的话;当武侠功夫片已经日渐审美疲劳的时候,每个人拍个武打片,都要“颠覆”,要“改变”,要“革命”,到了你这里,给出的概念是最多的,表达出的情怀也是最多的,我想,对于情怀和概念的营销,将使你永远不缺投资人;而对情怀和概念的投机,也将使你离真正的情怀和新意越来越远。

本文由太阳2娱乐发布于影视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科学提高地拍武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