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成衍生品公司盈利且营收增长:中国动漫赚钱

凯迪威今年在营收、利润等方面实现了稳定增长,营收16,105.85万元,较2015年增长 17.28%;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44.92万元,较2015年增长34.06%。

近日,上市和新三板挂牌的动漫公司陆续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三文娱赚钱了吗系列上一篇文章《动画公司老板有多无奈?招了两百人,还是赚不到钱》统计到一个令人唏嘘的数字:14家员工超过50人的有一定规模动画公司,11家亏损,12家减员,11家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动漫行业也有发展相对好一些的领域,比如以衍生品和玩具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有五成实现了盈利及营收增长。能有五成公司盈利殊为不易。对以衍生品和玩具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来说,2018年并不是好过的一年。国际贸易摩擦、美国玩具反斗城关闭等因素,让许多涉足国际业务的玩具公司面临较大经营压力。根据三文娱对上市和挂牌的动漫公司统计,以衍生品和玩具为主营业务的14家公司中有3家公司在财报中明确提及了海外玩具反斗城的关闭对公司营收的影响,这3家公司包括奥飞娱乐、高乐玩具和凯迪威。无独有偶,卖玩具的小白龙也在财报中将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归为国外贸易战导致的出口销量减少。对主营衍生品和玩具的公司来说,2018年国内市场比国际市场表现的要更好。凭借核心IP精灵梦叶罗丽专攻国内市场的精英动漫在2018年营业收入大增43.53%,为14家公司中增长幅度最高。而受困国际市场的高乐玩具,在2018年也将业务重心转向国内互联网教育业务,其教育业务占营收的比重从2017年的9.56%提升到了2018年的44.59%。2018年,由于动漫、影视行业均遭遇资本寒冬,游戏行业更是受到了政策的重创。许多公司都开始收缩原有的泛娱乐战略布局,更多公司开始尝试互联网教育、渠道运营等多元化发展。除了上述的高乐玩具外,智高文创也在2018年时从传统的研发、生产、销售型企业转型为文化创意类体验式消费,不再对内销售同时不再涉及生产制造。转型之后的智高文创2018年净利润增加501.36%,为14家公司增长幅度中最高。星辉娱乐2018年星辉娱乐营业收入达到28.2亿,同比上年增加2.35%;净利润为1.96亿,同比上年增加28.97%。星辉娱乐主营业务包括了游戏业务、玩具业务、足球俱乐部业务,游戏业务又包含了移动游戏、网页游戏、H5游戏的研发、发行和运营为一体的综合性网络游戏运营商。游戏业务主营业务收入12.99亿元,同比减少5.85%。剔除趣丸网络的影响,按同口径统计星辉娱乐2018年度游戏业务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达52.3%,净利润同比增长34.96%。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星辉游戏的海外收入占比近三分之一。与此同时,公司玩具衍生品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62亿元,同比减少16.36%。在游戏业务和玩具及衍生品业务表现不佳的情况下,星辉娱乐获得了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皇家西班牙人足球俱乐部99.25%的股份,足球俱乐部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8.62亿元,同比增长44.41%。美盛文化公司初步完成了自有IP 内容制作 内容发行和运营 新媒体运营 衍生品开发设计 线上线下零售渠道的文化生态圈,公司产品主要包括了IP衍生品、动漫、游戏、影视等文化类产品及经营轻游戏服务平台业务等服务。在2018年时,美盛文化深化了与迪士尼、漫威、任天堂的合作。2018年6月22日,美盛文化与JAKKS合作销售《超人总动员2》的衍生产品。同年美盛二次元与阅文集团达成正式合作,获得顶级国产漫画IP《全职高手》的正版cos周边授权。2018年5月,美盛二次元与《帝王攻略》、《斗罗大陆》动画、《末日曙光》动画4大IP达成正版动画衍生服饰合作。美盛文化在2018年整个衍生品部分表现都不佳,其传统衍生品营业收入减少54.11%,IP衍生品业务营业收入减少8.32%。受大环境影响,游戏动漫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比下降94.18%。这也是造成美盛文化报告期营业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精英动漫精英动漫主要依赖于公司核心IP精灵梦叶罗丽,该IP经过6季的播出,网络平台的播放率已超过130亿次,电视台播放也多次问鼎动漫类收视冠军。2018年度公司动漫主营业务收入较去年增长42.34%,动漫业务主要包括了动漫品牌授权、动漫制作、播出授权等。2018年精英动漫营业收入较上年增长43.53%,主要原因是叶罗丽品牌影响力的提升,带动了衍生品玩具销售的增长。公司报告期衍生品销量大幅增长,衍生品经销商不断增多。梦之城梦之城以创作和开发原创动漫作品及卡通形象品牌为主的文化创意运营公司,为客户提供包括绘本、动画片及互联网增值产品在内的优质原创内容、自主开发的动漫衍生产品以及卡通形象品牌授权服务。其收入来源主要是动漫衍生产品销售收入及卡通形象品牌授权收入。梦之城在2018年实现盈利,主要是公司加大力度进行线下经销渠道开拓,线下网点已开拓近900个,衍生品销售额创了历年新高,因而本年度营业收入大幅度增加。芝兰玉树主要是以自主IP贝瓦为核心形象进行开发。公司在2018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746.91万,其中内容与发行占营业收入比例46.96%,本期收入减少54.41%;网络广告服务增长0.21%,占营业收入比例35.14%;授权与衍生品减少1.15%,占营业收入比例17.92%。2018年,芝兰玉树剥离了衍生品业务,采取授权的模式收取版权费。芝兰玉树2018年内容与发行收入减少,除却2018年无新增收入外,主要是因为运营商联合会员业务整体收缩,捆绑衍生品销售会员卡到期后、会员即解绑独立销售。奥飞娱乐奥飞娱乐主营业务主要分为五大部分:衍生品设计、生产及销售、内容创作与管理、婴童用品、电视媒体、互动娱乐业务。2018年,奥飞娱乐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1908.72%。这样差的成绩主要原因是年底计提了资产减值约14.95亿。在去年年底奥飞娱乐计提的资产减值中,主要包括了北京爱乐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方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四月星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分别为2.06亿、2.61亿和3.99亿。其中前两家公司为游戏公司。大环境影响下,奥飞娱乐在泛娱乐投资上频频失利,在老本行衍生品及玩具业务上的表现也不能让人满意,在其玩具业务中,陀螺等项目销售不达预期,同时受到了海外玩具反斗城关闭的不利影响。在分产品营业收入构成中,可以看到奥飞娱乐的玩具销售一项同比下降了29.54%。投资布局失利以及玩具销售不佳的双重因素下,最终导致2018年奥飞娱乐在盈利上的惨败。高乐股份高乐玩具目前的主营业务包括了玩具和互联网教育两大业务板块。2018年高乐玩具的营收主力从以往的玩具制造业逐步转移向了互联网教育行业,其教育业务占营收比重从去年的9.56%提升至44.59%,营业收入比去年增加了485.91%。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高乐玩具的玩具制造业。受生产成本上升、全球需求放缓、玩具反斗城美洲等地区门店破产清算等因素影响,高乐玩具在国际市场面临着较大的经营压力。在玩具制造业的具体营收上,国际市场收入3.15亿元,同比下降31.4%;国内市场收入1.45%,同比增长5.05%。在主业玩具不佳的情况下,高乐教育作为高乐玩具的全资子公司表现较为优异。高乐教育以互联网 智慧教育技术和产品研发运营为核心,为区域及学校的教育信息化建设提供整体规划及实施服务。异度信息同为高乐玩具的控股子公司,是一家教育信息化综合解决方案服务商及在线教育运营商,开发基于K12教育的信息化应用。凯迪威公司是从事研发、生产和销售合金车模及婴童益智塑料玩具的专业化玩具企业,通过销售合金车模型、军事模型、婴童益智塑料玩具、智能玩具等主营产品。2018年凯迪威国内市场销售收入较上年度增长2.16%,而国外销售收入较上期末减少70.96%。与此同时,以往以外销为主的凯迪威,2018年首次以内销占营业收入比例68.35%超过了外销比例31.60%。报告期内营业收入较上年度减少43.19%,主要原因是:1)报告期内中美贸易摩擦不断,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较大,导致外贸业务拓展难度加大;2)国际玩具市场形式严峻,国际玩具零售巨头反斗城宣布破产,国际主要玩具市场销售下降。受此影响,部分以玩具业务为贸易客户缩减玩具业务,进而影响公司外贸业务,导致营业收入大幅下滑。亲子企鹅公司属于批发和零售业,主要从事品牌商授权商品的销售业务,产品包括了益智玩具、学习文具、母婴用品三大类别,也有少量自有品牌的学习文具产品。亲子企鹅2018年净利润减少主要因为为公司营业外收入减少,同时运营费用增加所致。而营业外收入减少主要是因为公司获得政府补贴资金减少。小白龙公司的产品线包括了四驱车、陀螺、溜溜球、拼装模型等产品。2018年度小白龙的业绩下降主要是因为资金回笼少使货币资金库存减少,产品滞销而打折销售。从市场变化看,一是国内市场订单减少,二是国外贸易战导致出口销量减少。星原文化星原文化专注于儿童动画IP创作和发行、衍生品研发、市场营销、动漫授权业务。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280.7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5.09%。2018年公司经营亏损166.35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主要为公司代理动画IP产业运营的销售未达预期,加上各项运营的成本费用在增长所导致。2017年时,星原文化原创机甲IP动画片《星原小宝》在各平台上线,并推出系列衍生玩具产品。金添动漫金添动漫从事动漫休闲食品的研发、设计、生产、推广和销售。以动漫品牌授权为抓手,专注运作青少年食品,提供具有动漫元素特色的食品。2018年公司净利润减少主要原因一是因为公司本期营业总收入同比增加0.43%,但成本费用上涨;二是因为金添动漫在2018年全资收购的子公司还在施工建筑期间、暂时没有经营绩效。目前金添动漫已拿下了迪士尼系列、熊出没系列、哆啦A梦系列等国内外一线形象,同时也拥有公司原创品牌奥特蛋、巧魔方。智高文创智高文创在2018年时进一步加大了转型力度,其主营业务收入较上年减少了38.1%,而其他业务收入则上升了8209.13%。该变动的原因是智高文创逐渐从制造商转向了渠道商,不再对经销商进行销售、也不再涉及生产制造业务,而是专注于做以IP为核心的线下文化创意类体验型消费,在线下有了儿童主题式创意亲子体验乐园。作为一家以IP文化为核心的儿童产业运营商,智高文创利用自己文具制造业基础优势以及渠道优势,打造出了智高线下的体验乐园,并以乐园为核心建设起了自有渠道,进而从制造商转向了渠道商。智高文创通过在自有渠道上的建设,让其在2018年减少了对商场、超市等客户的销售,大幅降低了销售费用、减少了对渠道的依赖。正因如此,智高文创在2018年的营业成本有所下降,各项费用支出得到有限控制和减少,使得营业利润大幅增长。与此同时,公司依靠IP授权等高利润业务的支撑,让2018年的净利润相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7.67%,充分显示了公司该转型升级的效果。

此外,公司在传统业务的基础上,还增加动画节目的投资制作业务,加大自有版权的项目投入。2016年度通过参与投资成功获得了逗岛[Dooodolls]、斗龙战士[Dino Warrior]两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动画作品。投资制作业务将成为公司新的盈利增长点,进一步增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先来看看经营衍生品与玩具的上市和挂牌公司。

首先来看下两家公司的营业收入整体情况。

翔通

据年度报告可知,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42,399,96 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 11.42%;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2,249.26 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 63.76%。据报告分析,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下降主要是受天气影响,公司主题公园门票收入减少以及广告投入增加等因素影响所致。

除此之外,一些致力于小的细分领域的公司,利用动漫产业的发展,同知名品牌合作并取得授权,带动了自身盈利的增长。其中的典型为专注积木玩具的小白龙以及动漫食品生产商金添动漫、唯诺冠等等。

精英动漫面向7-14岁的女童市场,打造出精灵梦叶罗丽这一核心动漫IP,通过系列动画的播出,形成品牌效应,带动图书出版、手游运营、玩具娃娃销售、品牌授权等一系列衍生品的销售。

银太郎

本年度公司玩具及衍生品业务实现营业收入70,079.02万元,同比减少7.19%。其中,车模玩具业务实现营业收入51,840.25万元,同比减少11.18%;婴童用品实现营业收入18,238.77万元,同比增长6.36%。

星原文化

万象娱通

由图表数据可知,翔通动漫和杰外动漫都实现了比较可观的营收和净利润增长,而万象娱通的营收与净利润则有所下降。

目前奥飞拥有四大主营业务:内容创作、媒体运营、游戏研运和消费品制造营销。过去奥飞的主营业务即消费品制造营销,16年在动漫玩具品类基础上,大力开拓了婴童用品市场,其营收占比也提升至15.46%。

2016年高乐玩具营收构成

而更有一批公司开始将眼光投向泛娱乐方向,利用现有IP,通过成立子公司、投资、收购等各种方式,开拓动漫、影视、游戏等的制作和IP运营业务。除了收购有妖气的奥飞外,直接剥离玩具制造业务的骅威文化、游戏开发风生水起的星辉娱乐、投资了二次元小说、直播等各类泛娱乐平台的美盛文化等公司都找到了各自转型发力的方向。

2016年群兴玩具营收构成

报告期内公司新推出的 AR 欠揍虫、AR 飞车等产品,销售良好,其科技型的产品属性有较高的毛利率,因而促进了公司净利润增加。

唯诺冠

衍生品与玩具

可以看到,拓展衍生品销售渠道的策略比较成功:公司授权及衍生品部分较同期大幅增长954.20%,目前已占营业收入的33.52%。已成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2016年星辉娱乐营收构成2016年度星辉娱乐玩具业务营收一览

未来,公司将专注于动漫版权管理、动漫播控平台运营、动漫 IP 授权及整合营销等核心业务,进一步增强公司在儿童动漫领域的整体竞争力。

在该年度内,唯诺冠转变经营思路,由传统的食品销售转为动漫 食品的营销推广方式,这也是公司盈利的重要因素。除此以外,其全资子公司天亿马制作的动画片《我要回家》年内播映,增加了授权及宣传策划等方面的收入。

公司目前主营业务仍为文具、玩具、包袋等各类衍生品的生产销售。未来将走出单一的文具研发、生产、销售模式,转为以IP为核心,集动漫文化创意、少儿主题连锁体验经营、文具产品研发销售、渠道经营、品牌授权、幼儿教育等环节于一体的新模式。

公司在年末成立了全资子公司广州市沃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拓展智能玩具、儿童教育机器人方面的业务。

图片 1

2013 年 1 月 1 日至 2016 年 4 月 30 日,科普类收入享受营业税减免 ,2016 年 5 月 1 日后,随着营改增的实行,科普类收入享受增值税减免。如果相关税收减免政策不再实行,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常州恐龙园按业务类型划分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

2016 年,翔通动漫主营业务分为:

芝兰玉树

星原文化创立至今, 一直专注聚焦在动漫机甲文化领域的深耕与打造。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810.28 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 16.36%。衍生品销售收入55,437,467.82元,占比95.41%。

奥飞娱乐

利美隆的主营业务为塑料电动玩具和塑料玩具的生产、研发及销售。2016 年度公司收入较 2015年增长90.02%,达到109,565,326.30元。年报分析,大幅增长的实现是因公司开发炫酷遥控翻滚坦克车、环保无线遥控车、夹层型太阳能遥控玩具及益智趣味万变太空沙系列等新产品,带动了玩具销售。

2016金添动漫利润构成

2016年小白龙动漫利润构成2016年小白龙动漫营收构成

首先来看下三家公司营业收入的整体情况。

公司主营业务为影视动漫和幼教IP的全版权代理业务与投资制作业务。拥有《蜡笔小新》、《哆啦 A 梦》、《精灵宝可梦》、《丁丁历险记》、《加菲猫》、《三国演义》等国内外优秀动漫、幼教节目的独家权利,报告期内除代理原有的动漫节目外,公司还增加了幼教节目的产品线,引进了《巧虎》、《躲猫猫》等海外优质幼教节目。

同时,梦之城的营业成本大幅上涨,较去年同期增加 1,052.24 万元,增幅达 80.20%。成本增加主要源于有梦文化因运营漫漫 App漫画平台带来的新增稿酬、版权等大笔支出。

2016年,金添动漫实现营业收入191,316,367.95 元,同比增长 136.0%。

可以看到,玩具销售仍为奥飞主要的营业收入来源,收入同比增长19.57%,占比达到57.50%。同时,由于奥飞泛娱乐化的产业布局,影视、婴童用品、游戏类等细分领域的占比有所增加,因而玩具销售的占比比去年的62.42%有所下降。

在2016年度,公司完成了荆州、邯郸、太原等多个项目的创意设计,推进了安阳、南宁、长沙等项目建设进度的加快,以及宁波等公园项目投入运营,使得创意设计、主题公园建设、主题公园运营等方面的收入较15年同期都有增加;在文化内容产品及服务领域,公司则进一步挖掘熊出没强势 IP 的潜力,着力开发《熊熊乐园》、《探险日记》等动画片,《熊出没》第四部大电影则采取真人实拍与三维动画相结合的国内首创技术,打造国产动画电影新高度。

星辉娱乐

本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5,400,238.53元,同比增长 64.41%;实现净利润29,593,158.04 元,同比增长72.93%。

据公司年度报告,近三年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持续下降。2016年,公司营收合计约2.5亿元,同比减少了21.5%。为扭转经营困境,公司决定从玩具业务销售向玩具渠道经营转变,通过B2B O2O玩具渠道电商系统、B2B2C O2O ECO电商客户生态系统两个阶段的梯次推进,分步实施,最终完成公司业务转型。

梦之城

小白龙动漫

随着动漫产业版图的不断开拓,未来的衍生品市场将不再仅面向婴幼和儿童,将有更多新细分领域等待挖掘。而衍生品的形态也将因同其他文娱产业的联动而变得更加丰富。

美盛文化

国家政策补贴

公司于 2016 年下半年出售了玩具电商业务,将公司战略进一步集中于动漫频道运营服务,而在动漫频道运营方面,公司主要服务应用于智能电视、电视机顶盒、智能手机及其他专用设备,涵盖OTT、IPTV、Cable 和 APP 等技术实现方式。报告期内,公司与 iCNTV 和 CIBN 两家 OTT 集成播控运营牌照方,与中信国安、欢网科技、鹏博士等内容播控运营平台,与海信、暴风 TV、微鲸等十余家终端设备品牌等签订动漫频道合作运营协议。透过合作方,万象娱通提供播控运营相关技术开发和专业频道运营服务、在线广告、边看边购、大数据分析等业务。

由图表数据可知,华强文化2016年的营收与2015年相比有所增加但是净利润有所下降;而恐龙园2016年的营收和净利润与2015年相比都有所下降,理由在后文中会提到。

其中动画项目《元气拯救队》全产业运营的经营计划得到有效的贯彻和实施,并推出了相关衍生玩具产品,带动其营业收入增长。

报告期内,公司销售收入 62,632,761.84元,较去年同期 52,154,042.03元提高了20.09%; 主要是公司国内市场产品销售额的上升及公司互动游戏类新产品的上市二者带来的销售收入增长。

目前,金添动漫已拥有迪士尼系列小黄人系列正义联盟系列复仇者联盟系列 奥特曼系列樱桃小丸子哆啦 A 梦铠甲系列巴啦啦小魔仙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等国内外一线动漫授权形象,同时也生产了多嘴鱼巧魔方伊脆噢呀等原创品牌。

梦之城是以创作和开发原创动漫作品及卡通形象品牌为主的文化创意运营公司,旗下运营包括阿狸罗小黑象扑君皮揣子等知名卡通形象品牌,以及原创漫画平台漫漫App。其主要收入来源于动漫衍生产品销售收入及卡通形象品牌授权收入。

深圳华强方特文化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文化内容产品及服务和文化科技主题公园为主营业务的大型文化企业,并逐渐形成了以创意设计为龙头,以特种电影、动漫产品、主题演艺、影视出品、文化衍生品、文化科技主题公园为主要内容和支撑的全产业链体系。

在玩具及衍生品领域,星辉娱乐主营动态车模、静态车模、收藏型车模和婴童产品的生产、研发与销售。目前,公司已获得宝马、奔驰、奥迪、兰博基尼等20多个世界知名汽车品牌的超过300款车模生产品牌授权。

蓝帽互动的营收主要来源于动漫、游戏衍生产品及互动游戏玩具的销售。公司自主研发儿童玩具及适合年轻人群的互动游戏玩具,开发定制特殊市场领域的 AR产品,并打造蓝帽子互动娱乐平台。

目前美盛文化的主要产品包括IP衍生品、动漫、游戏、影视等文化类产品。2016年,美盛文化在衍生品领域动作不断。16年12月,公司控股股东美盛控股出资2.175亿元,收购同道文化75%的股权。收购完成后,美盛控股及美盛文化将分别持有同道大叔72.5%和15%的股权。这一收购将补充新媒体平台方面的宣发渠道。

主要客户情况

凯迪威

受国际产业分工变化、数码产品崛起等多种因素影响,传统玩具企业的盈利率逐年下降。高乐文具对当前形势作出了分析,并在年内通过收购互联网教育公司广东泛爱众,开始由单一的玩具行业转向玩具业 互联教育的双主业发展模式。

2016年,一个变字,映证着国内众多衍生品公司的状态。

这批公司以高乐玩具、群兴玩具为代表。它们并未放弃以衍生品和玩具为核心业务,只是在运营品牌IP的手段和渠道上更为多样,并试图跟紧IP经济及互联网科技的发展步伐,将这些全新的概念和技术化为己用。

华强文化按业务类型划分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主要客户情况

智高文创

在文化创意及衍生业务区域,公司在主题公园基础上延伸至上游主题文化创意及下游动漫及衍生产品制造,陆续推出了《恐龙宝贝》系列及《恐龙来了》等动漫剧集和电影以及玩具、礼品等衍生品。

华强文化

其中饼干类营业收入较上一年度增长 88.8%,糖果类增长588.2%。公司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的聚焦门店活动开始显现效果,同时其品牌推广与创新也取得了一定成效。

2016年度星辉娱乐营业收入为23.93亿元,同比增长43.08%。该年度公司战略转型的主要发力点在游戏板块,其营收同比增长122.87%,并获得《三国群英传》《热血传奇》等经典游戏IP的手游改编授权。

当年营业收入35,217,160.56元,比同期下降了18.67%。其产品中,由于塑胶类玩具原材料价格上涨,其生产成本上升,销售量承下降趋势。

小白龙动漫专注于积木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以不同内容打造积高侠自主IP,围绕IP的二次创作形成动漫、影视、游戏、教育等资源整合和产业联动。2016年,公司总资产规模比上年增加6,418.11万元,提升至24,295.04万元,增长9.58%。

常州恐龙园

1、动漫及衍生业务:主要包括主要与三大电信运营商合作业务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动漫及相关衍生产品的创意、策划、制作、发行;动漫相关版权授权等动漫业务。2、游戏业务:主要包括互联网和移动网络游戏的研发、运营、发行服务,特别是手游研发、国内外手游发行业务和网页游戏平台业务。3、其他移动互联网相关的业务:包括移动互联网产品定制开发和互联网推广业务等。

蓝帽互动

除此以外,美盛文化还投资了1001夜、白熊阅读、触手TV等,整合线下销售平台、推动泛娱乐生态圈的构建。目前,公司的IP衍生品营收逾3亿,传统衍生品的营收也超过2亿。衍生品营收份额占总额的80%以上。

群兴玩具

精英动漫

2016年美盛文化营收构成

亲宝文化

芝兰玉树主要从事儿童教育领域,以IP贝瓦为核心,衍生产品为主要盈利方式。据年报透露,2016年公司加大了对衍生品销售的投入,拓宽销售渠道。

骅威文化在本年进行了重大调整,将从事玩具制造的全资子公司骅星科技100%股权以估价18,556.56万元人民币转让出去。据年报透露,由于玩具制造业务逐年下降,玩具业务板块不断萎缩、亏损逐步扩大,公司决定剥离玩具制造业务,加快公司向互联网文化方向彻底转型。

收入构成收入构成

针对当前国内主题公园的激烈竞争呈现出产品体验雷同、主题定位不清、同质化竞争严重等问题,公司一直致力于恐龙文化的推广,通过恐龙主题形象创意、设计、动画制作,恐龙主题公园投资、开发、运营,以及衍生产品的开发、设计、经营等全路径多元立体的传播途径,从而实现恐龙文化主题的全面多重体验并提供个性鲜明的旅游产品。

据梦之城2016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10.14万元,较去年同期增加818.84万元,增幅达22.18%,主要由产品销售收入和产品授权收入增加所致。

2016年蓝帽互动利润构成

除了政府补助部分,公司所享受的营业税和增值税减免的收入属于门票收入中的科普类收入部分,而科普类收入的金额需要有关部门进行认定。

银太郎是一家以科学教育类玩具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主营业务的公司。2016年7月完成股改,由浦江县金太郎玩具有限公司整体变更为浙江银太郎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公司。

受精品IP驱动,奥飞娱乐的玩具全年收入、单品销量均创历史新高,打造出超级飞侠、爆裂飞车等具有突出影响力的IP,并带动周边衍生玩具热销,其中超级飞侠累积销量超过3000万件。与沃尔玛、永辉超市等超商渠道合作,渠道下沉和扩张成效明显。此外,玩具产品向国际化拓展,海外收入实现同比增长138.21%。

渠道、发行,以及主题乐园

主题乐园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净利润-28,188,341.02 元,比去年同期下降 22.87%。是由于公司战略调整、业务重组、资产和人员剥离、新业务技术和市场投入等原因,导致继续亏损。

杰外动漫

国家政策补贴

2016智高文创利润构成

目前高乐玩具主要从事电子电动玩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电动火车玩具、互动对打机器人玩具、电动车玩具、线控仿真飞机、智能女仔玩具、环保磁性学习写字板等。公司产品主要出口国际市场,GOLDLOK品牌玩具在欧美市场享有较高知名度。

2016年奥飞娱乐营业收入构成情况2016年奥飞娱乐营收、成本及毛利率一览

我们再来以以翔通动漫,杰外动漫,万象娱通三家公司为例探讨。

高乐玩具

据年报称,精英动漫该年营业收入为3,671.68万元,相较去年,实现了营收93.76%的大幅增长。在公司剥离商演业务后,营收几乎全部来自衍生品销售。

2016年度,公司参与了影片《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宣传推广并取得衍生商品运营权,通过推广该影片取得发行收入,为公司收入增加新的业务类型。同时,衍生商品的营运权则使得小白龙在IP的应用和运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016年星原文化利润构成

2016 年翔通动漫及其子公司实现收入共计 7.00 亿元,较之去年 5.57 亿增长 1.43 亿元,归属母公司利润从 1.23 亿元提高到 1.30 亿元,实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主要的原因有翔通动漫及其所有的子公司的动漫及衍生业务,包括与三大电信运营商的合作业务在 2016年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以及翔通动漫旗下游戏业务板块在 2016 年取得突破性进展,公司大力布局手游研发和发行业务,在自研游戏和对外提供游戏外包开发的同时,大力开展手游发行业务。

常州恐龙园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提供景区运营服务、文化创意和内容产品开发的文化旅游企业,主营业务体现为主题公园运营服务和文化创意及衍生业务。主要收入来自旗下中华恐龙园这一主题公园的开发运营。

利美隆

传统玩具制造厂商纷纷寻求转型,或是深耕儿童市场,向互联网儿童教育方向拓展,并积极拓宽销售渠道,采用线上电商 线下代理、门店等模式,试图获取更大利润。最终结果有亏有盈。

2016梦之城利润构成

据报告披露,公司营业收入比上期增加16.6%,金额为6,791,111.45元。因IP影响力提升,公司版权内容在年内快速增长,成为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公司也加大了衍生品投入,其营收占比略微上涨。

相较于深耕儿童市场的公司,骅威、美盛这批企业无疑更为大胆,在泛娱乐产业蓬勃发展的当下,它们试图牢牢抓住这波机会,投入资本,抢占先机。而相对应的则是对原有衍生品和玩具业务的缩减甚至舍弃。因此,在这批企业年报中,我们往往会看到衍生品的营收比重大幅下降。

我们再来看看以主题乐园为主要业务的华强方特和常州恐龙园。

广东唯诺冠是一家动漫食品生产商。2016年,公司营业总收入 169,883,158.39 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4.03%。

小白龙动漫的营收增长主要由益智类玩具销售收入增长带动。2016年度益智类玩具收入较2015年度增加1,178.27万元,增幅达32.74%。

2016年5月,世界主题公园权威研究机构美国主题娱乐协会与美国AECOM集团联合发布的《2015年全球主题乐园调查报告》中,华强方特主题乐园累计接待游客量达到2,309.30万人次,同比增长77.4%,位列全球第八。

亲宝文化主营业务为儿童教育娱乐类内容,目前拥有多吉多利咕力咕力和起司公主三大IP。其主要营业收入包括广告服务、版权内容及衍生品。

金添动漫的主营业务为动漫休闲食品的设计、生产、推广和销售。以动漫品牌授权为抓手,面向青少年消费群体,提供具有动漫元素特色的饼干、糖果及烘焙类休闲食品。

总体而言,动漫衍生品市场仍具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表单上的公司作为上市公司或新三板公司,大部分实现了盈利。这些衍生品公司多依托IP形成品牌效应,打响口碑,最终促进销售。

金添动漫

骅威文化

目前,骅威文化的玩具产品营收占比已跌至13.01%,同比减少31.35%。与之相对,公司重点拓展了影视剧制作业务,未来将以 影视 游戏为核心业务发展。

群兴玩具主营电子电动玩具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产品包括童车、电脑学习机、电动车、婴童玩具和玩具手机五大系列。

公司依据国家相关政策享受了所得税减免。2016年享受的税收优惠占公司净利润的 15.33%。再加上表中的政府补助,数额还是相当可观的,如果相关政策发生了变动,显然会对公司的运作带来一定影响。

2016年,高乐玩具的营收额达4亿,同比下降2.64%。

公司主营业务主要体现为文化科技主题公园和文化内容产品及服务两个板块。目前发展阶段,文化科技主题公园收入是公司主要收入来源,2016年度,该收入占营业收入的 91.03%。

2016年3月,东莞市智高文具有限公司更名为广东智高文化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这也预示着智高试图突破传统格局,实现产业转型。2016年4-12月,公司逐渐成立了智高动漫、魔法学堂、智高网络科技、集英文体等全资子公司,并在12月转让了集英文体的全部股份。

本文由太阳2娱乐发布于动漫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五成衍生品公司盈利且营收增长:中国动漫赚钱